夢俐閲讀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鎮妖博物館 閻ZK-第八百四十章 高陽氏相伴

鎮妖博物館
小說推薦鎮妖博物館镇妖博物馆
“嗯,这样的话,应该会好一些。”
“但是往日不要再接触灵气暴烈的东西,以及……”
祝融部,卫渊在一日的疯狂采购之后,如约在恍惚之时来到了这里,为祝融的妻子疗伤,那是一个容貌温柔清秀的女子,眉宇温和病弱,一点都没有传说当中,再见到祝融的第一面就说要嫁给他的那种明朗。
而检查身体之后,那种油尽灯枯般的感觉让卫渊都一时无言。
烈火烹油,鲜花着锦,虽然看上去昌盛,但是也不过是火神祝融强行以自身的修为续命,以天神的力量,强行将已死之人,当死之魂留在了死亡前一段时间的状态。
这比起所谓的续命,转世更为困难。
因为这位女子并没有如英豪那样能对抗天地烘炉的资格。
哪怕是祝融的妻子,也只是有一世的情缘。
祝融这样的举措,简直是和在天地固有的法则在对抗,属于真正意义上,无上大神通之列的【起死回生】。
但是这样的手段终究是不可能长久的。
祝融太强,而这位女子……又太弱了。
祝融满脸担忧。
卫渊一口气地说出了好多的禁忌。
然后用诸多的灵物炼化了丹药,曾经的太平道次天师,七十二地煞神通当中【医术】的代表人物,哪怕是时代不同,药性不同,只要君臣佐使四类用药的原理还在,他也可以创造出新的药方。
“试试看……”
卫渊将药物递过去,那位女子服用下去之后,脸色很快地恢复了。
苍白的面容上重新出现红晕,生机再度出现在了她的眼中,祝融小心翼翼地搀扶着她坐起,道谢之后,看着她已经能抱着阿玄轻轻哼唱着歌谣,祝融那温和俊朗的脸上出现了由衷的喜悦。
卫渊把药方递过去,道:
“以这样的方式,应该能够维持住她现在的状态。”
“多谢……真的,非常感谢。”
祝融郑重接过了药方。
此刻将元始烙印收入体内的卫渊摇了摇头,最后也只是说道:“无妨……”神灵不灭,这样的药方,再加上祝融传输的火焰,能够维持这女子的生机不散,但是,既然是药,就会出现耐药性……
她能陪着祝融十年,二十年,但是终究是要离别的。
但是这样煞风景的话,卫渊觉得,自己还是不要说了比较好,嗯,就他所知的历史当中,似乎这位女子在颛顼成为人皇之后,很快就去世了,连带着祝融同样失守心魂,带着长琴离开了人族部族,四处流浪。
至少在这个小世界里,可以避免这样的未来……
卫渊缓步退了出去,把时间留给祝融一家,而后在外面的厅堂里安静踱步,看着墙壁上祝融氏的收藏,那是一张张古琴,都是上古之风,只有五根弦,内合五行,外合五音。
“尊下也喜欢琴吗?”
“这是祝融他自己造的,一共三把,其中这第三把原因送给尊下。”
温柔的语调,卫渊抬眸看去,微微一呆,看到那边是一个身穿黑衣的青年,一边温软笑着搭话,一边抬手整理头发,他的头发似乎是被什么人故意绑在一起,变成了非常淑女的双马尾,此刻正在努力地收拾。
“……嗯,阁下是……”
白发道人嘴角抽了抽。
“啊啊,我叫颛顼。”
那个气质就特别特别好欺负的青年挠了挠头,道:“这,至于我的头发,嗯,是我之前遇到我的未婚妻子了,她性格稍微有点开朗了一点点,嗯,就只有那么一点点。”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她叫做女禄,是涂山氏……”
“OK!”
“懂了!”
白发道人抬手。
打断了还没有开始解释的颛顼,右手重重按在了他的肩膀上。
带着欣慰,顿悟,感慨,同情等无数种复杂的情绪,重重拍了拍。
“额……哈?!”
颛顼茫然。
女禄,嗯嗯,再加上涂山氏,就算不是女娇那样的九尾天狐之身,而已百分百的纯种涂山青丘一族,难道说这有熊部和涂山氏联姻的习惯是从你这里开始的?
话说禹的偶像就是你啊,所以才跑去涂山的?!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虽然据说他是听说老家的老人们说涂山氏的狐狸做饭好吃才来的。
不过也没差。
嗯,我记得颛顼帝的孙女叫做女修,也是继承了女希氏的姓氏,而这个女子同样存在于人族的神话里——
见玄鸟而生子大业,大秦之祖,玄鸟图腾的起源。
女修的孙子伯益,因为相助禹王治水有功劳,所以此姓氏嬴。
眼前这位带三分稚气青年最小的孙女的,最小的孙子,才是禹王时代的臣子,卫渊约莫能够把握得到,足足六代人,而在这个神话和传说交杂的时代,竟已经是三百余年的后来。
颛顼把自己的头发整理好,非常服帖地垂落下来。
整个人没有传说中的英武君王的模样,反倒是给卫渊一种熟悉的感觉,一种……可以宅家三个月不动弹的那种,好像连周围的环境都会被影响得变暗下来的……宅?
看着拉着自己非常热情地介绍这些琴的音色典故的颛顼。
卫渊莫名想到了那个温和的少昊帝被气得直接把琴瑟一下直接扔到归墟里的典故,终于顿悟,是宅啊,音乐宅啊……
禹王,姒文命,你的偶像,和你完全是两个画风啊,人家根本就不是莽夫啊,人家是阴暗系音乐美少年,弹琴都能引过来凤凰的那种啊岂可修!
根本不是你这个能哈哈哈大笑着把毕方鸟都烧烤了吞了的莽夫啊!
你丫画风差得太远了啊!
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太悲伤了,悲伤到容许我默哀十秒钟。
“嗯……阁下?”
颛顼疑惑着看着前面那个白发道人,看着对方伸出手捂着脸,肩膀剧烈抖动,似乎是在疯狂努力地憋着笑,颛顼挠了挠头,道:“嗯,在下说的地方,有什么不对的吗?”
“没什么,没什么,你说的很好。”
“我想起有趣,啊不,悲伤的事情……”
“嗯,对,咱们继续说琴。”
白发道人忍住情绪,看着这三张古琴,颛顼道:“前面两张琴,其实是我和祝融的,最后一张,本来是他自己多造的,和第一张琴一样,若是抚琴者琴音悠扬,是能够唤来一只凤凰鸟的。”
“凤凰?”
“是啊,唯独大荒彼端才有的五彩神鸟。”
卫渊伸出手指抚过琴音,虽然不擅长抚琴,但是多少是被夫子调教过的,震荡琴弦,以夫子所传的庄雅之音,颛顼讶异不止,道:“原来,阁下不只是精通医术,还懂得乐理吗?”
不,只是会照本宣科而已。
至于怎么练的?
知道夫子他老人家拎着竹子打手板有多疼吗?!
夫子可是个音乐狂热分子,诗三百篇,全部都谱了曲子的那种,要弟子们都必须通晓乐,卫渊再不及格,那也只是相对于其余的那些家伙来说的。
伴随着清越的鸟鸣声音,一只小小的凤凰从天边飞来。
在这古琴上盘旋,道人看到那小凤凰稚嫩可爱,身姿苗条清丽,尤其是声音,清越美好,微笑着招手让那小凤凰落在自己的手掌上,左手抚摸羽翼,习惯性探入袖口,取出了用蜜糖,花生,芝麻做出来的小零食。
喂给那小凤凰。
小凤凰在初时的好奇之后,很快就喜欢上了这零嘴。
落在卫渊肩膀上。
“看来,这小凰鸟,和尊下有缘。”颛顼微笑颔首。
“无所谓缘分不缘分的……因果之说,也不必过于拘泥。”卫渊道:“至于这一张琴,贫道不通琴音色,给我实在是浪费,不如送给那孩子,送给长琴吧。”
“这……”
“那么,在下就代小长琴,谢过尊下了。”
颛顼最后点了点头。
转过身看着里面的祝融夫妻,神色颇为复杂,叹息自语。
强大到毁灭一切寂灭万法的十大巅峰之一,以及弱小到连火神的爱都无缘承担的人,他说出声音来:“或许……这一段关系,一开始就是错误吧……这一段感情,本不该发生。”
“是吗?”
白发道人伸出手,让凰鸟落在手掌上,嗓音温和道:
“男女之情,你情我愿。”
“这样的事情,只有当事人才有资格说罢,哪怕是伏羲这样的十大巅峰,也不能说,他们的相遇是没有意义的。”
颛顼怔住:“伏羲?若是他真不服呢?”
白发道人平淡回答:“那么,贫道想想。”
“打到服。”
大主宰 小說
拎着尾巴抡圆了砸在地上一百遍啊一百遍,你个渣蛇!
我呸!
“不过,颛顼……贫道倒是有些事情,想要询问。”白发道人收敛了思绪,回到正题,道:“不知道你对于共工,是怎么看待的?”
“共工?”
颛顼微怔,而后眼底散发出灿烂的光,道:“非常非常非常厉害!”
阿嬷与我
“长得高大,实力还强大,是战无不胜的战神,能够打赢数不清的战斗,而且而且,我和你说,人的性格还很好,收养了好多孩子孤儿,而且非常擅长乐曲,我之前有和他交流,编撰的典仪之舞步和曲调,他只看了一遍就学……”
无比的热情让卫渊都有些措手不及。
等等……
等等等等……
水神共工,那第一次这家伙用拍手引导水族起舞是你教的?卧槽你们不应该是竞争对手吗?为什么你表现得这么像是他的迷弟?!
白发道人沉默,道:“……你不是要和他竞争吗?”
“啊,哈哈,肯定不行的啦,我哪里是他的对手?”
颛顼一怔,而后自然而然地否定自己,道:“我之前都试过拔起轩辕剑了,轩辕剑都懒得搭理我来着,而且共工比我高,比我强,人望也比我好,对部族也比我更有决断,我什么都不如他啊!”
…………是真话。
卫渊疑惑道:“那你为何要站出来和他竞争?”
颛顼笑容慢慢低下来,道:“其实只是想要进谏啦,我也是比较认可共工大哥的想法的,只是我觉得他看得似乎有些错的地方,我希望能靠着在轩辕丘,在诸位的面前探讨,把我们的想法也告诉他。”
“共工大哥觉得,人族弱小,所以应该要让神灵庇护着前行。”
“好像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是……”
他抬眸看着道人,询问道:
“难道弱小,便不求强大;贫苦,就依附他族?”
他伸出手,如同当时共工指着楼阁和卫渊说自己的想法一般,指着远处的苍茫大树,道:“这树上有一种依附着它生长的藤蔓,当树木高大的时候,藤蔓同样茂盛,但是当树木倒下,当树木不再庇护它,不管原本的藤蔓多么地茂盛,都会倒在地上,很快地死去。”
“原本依附于大树而出现的茂盛的枝叶,会成为各类动物粮食。”
“肥沃的汁液也会被蚂蚁群吸取,果实种子会被飞鸟啄食,最后连根茎都会被沃鼠吃得一干二净,而在一年之前,它还是那样的茂盛,依附于大树的枝干,简直像是整个森林最为繁茂的族群。”
颛顼看向白发道人:“神灵的庇护固然能够避免眼前的危机,但是却会彻底夺取高远之志,不屈之心,依附于他人的繁荣,他人也能轻易地收回去,谁能保证庇护人族的神不会变心,不会陨落?”
“我不相信依附可以得到真正的美好。”
“所以,我希望和共工大哥他那边的想法交流,找到一个均衡点……当然当然,我还是希望他能作为人皇的,他比我要有资格得多了,我要是能够在他手下当一个臣子就心满意足心满意足了。”
不……你同样有人皇的资格。
我不能说比他更有资格,但是,至少是被称之为五帝的资格。
人族最伟大的古代帝王之一。
腼腆的颛顼蹲在墙角用头撞墙,对于自己刚刚说出的豪言壮语,在那种自信之后扑面而来的就是羞惭和恨不得消失的低沉失落和自我怀疑,卫渊摇头,温和笑道:
“我倒是觉得,你的想法也很对。”
“旁观者无从说出道路的对错,但是至少你具备有丝毫不逊色于他的觉悟。”
“不过,呵……先不说了,既然你是打算要做共工的臣子,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吗?否则的话,刚刚的豪言壮志,也只是空话了。”
“啊啊啊,有,有的,你等等啊……”
“我找找看。”
颛顼手忙脚乱地取出了一枚枚玉符,哗啦一下全部倒在了桌子上,上面写满了各类的符文,自信道:“我观察天地万物的先天阵文,组合起来的这个阵法,足以对所有先天类的神灵和强大生物进行血脉和先天级别的压制。”
“嗯,只需要依靠不周山老前辈的力量,就可以在人族腹地布下强大的封禁,压制诸神的权能和神话概念,甚至于直接封锁神话概念。”
“这样的话,相当于诸神也只是稍微强大的对手而已。”
果然,颛顼毕竟是颛顼……居然在这个年纪就已经有了构思。
不过,依附于不周山……
果然,人是需要时间成长的,不可能立刻得到最终的结果。
卫渊看着这显而易见准备了很久的大阵,知道眼前的这位青年可不是那种只知道说大话的类型,想了想,还是道:“可是,你有想过,如果不周山的作用突然消失了,这个阵法该怎么办吗?”
“啊?不周山,会消失?”
颛顼呆滞住,显而易见没有做这样的预案。
白发道人点了点头:“或许……或许呢?”
“或许会被撞断呢?一切皆有可能。”
“你看, 你说要让人族摆脱其他神灵的影响,可是你说到底,不也是在依附于不周山这位最强神灵的力量吗?这样的手段虽然不错,可是和你的理想,不是彻底地背离了吗?”
“背离……”颛顼呢喃,胸膛思绪涌动,似乎有什么要出现,下意识看向前方,看向那道人。
白发道人起身,手指点在了那些玉符阵盘上,鬓角白发垂落于玉石上,嗓音温和,注视着他道:
“既然已经决定放手这些神话,那为何不做得彻底一点?”
“不靠不周山,不是周天封禁。”
“既然有此豪情壮志。”
“何不……绝地天通?”
PS:今日第二更…………
关于上一章的昆仑气息,那跟卫渊就完全没有关系啊,是之前珏在他肩膀上咬了一下,留下了【烙印】,完全和卫渊毫无关系,躺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