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俐閲讀

精华都市小說 萬法無咎-第一百六十章 二身相合 重聚越衡相伴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万法无咎
正思量间,外间一道幽影,轻飘飘的纵了过来。看似速度不快,但不过是倏忽功夫便到了目前。
观其相貌,正是归无咎自己。
这是他的末拿本洲分身照影,与此身相合。神光一映之下, 末拿本洲中发生的一切,他已然悉知。
归无咎与其一合,目光微微一动。
原来,所谓《唯我大乘法》竟是梦寻、井葵二人的手段,如今流布于紫薇大世界中,为席乐荣所得。分明是自紫薇大世界发力,破坏自星汉分流之势所形成的“两仪之象”, 从而干扰末拿本洲的混一之功。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此中意味,颇有玄机。
因为在归无咎看来, 末拿本洲和紫薇大世界内外一致、五方乱世、两仪之象的演变奥秘,非深明两界之规律、感悟极久之人不能通彻;就算是心情先生,归无咎也不认为他达到了这一步。
以梦寻、井葵二位大能初步打通“无心映照”的层次来看,二人是断然不能明悟此事之终始、从而下手。
那就唯有一种可能——二人仅仅是“出手”之人,在二人之后,尚有其余人力的推动。
本来按照归无咎的推算,遏制紫薇大世界的溃散局面似乎不难。但如今看来,谋事谋局,自己还当再多想一层。
荒海秘境中,分身以新法破境的法门,本是自殊神韵借法万青冥开辟的独特“通道”而来, 此事不为世人所知。在九宗乃至其余紫薇大世界中修道人的认识中,此时的归无咎,尚在“玄浑琉璃天”中修持才是。
所以归无咎断然不会分身径直启门而出。
身形一动, 归无咎这道分身, 沿着那道细密如线的通道回返。
未过多久,便回到了琉璃天之中。
此处同样有一个“归无咎”,负手而立, 缓缓踱步。
这一个“归无咎”形象,同样是近道境修为,但明显要较荒海破境的分身更加精密润泽,看上去像是一件精致的瓷玉器。并且寻常近道境界“颠倒主客、以我为主”的意象,在这正身中隐约能窥见一丝。
因为正身虽然也处在法力道行快速增长、一去不止的状态。但全用“太质之气”成道,身躯却是更加轻盈稳定,气机汹涌恣肆而不伤其形,正是其可堪称道之处。
不过归无咎暗自度量。若果令这两个“自己”斗上一场,玄浑琉璃天中的这位也不敢说一定大占上风——对于功行稍逊之人或是如此,但若是根基、道心达到最圆满的层次,这些精微细腻之处,其实也只是细枝末节。
譬如本土道传与九宗道传。
在层次不高之时,其近道、道境存在面临九宗同等境界者,几乎不堪一击;但是此世代应运而出的那些圆满境界甚至圆满之上,一旦成就近道境或道境,却难言其在功法上有何劣势。
正身、分身一合。
归无咎不由哑然失笑。
他的荒海分身,是“比近道境更强的元婴修士”气象;而琉璃天正身,是“偶现近道修士之峥嵘”气象。但此时二身一合,气机不但不长,反而向后退却。大致形容, 勉强相当于刚刚突破元婴时的状态,只是额外多出一种难以言喻的味道。
就连身量尺寸,一眼望去,似乎也莫名矮了两三寸。
心念一动,归无咎忽然明悟。
此时的自己,与其说是一位“近道境”存在,不如说是“道境雏形、元胎之象”。
其实此时此刻,归无咎尚未有立刻出境的念头。他还在想修为更上一层之后,对于此间“太质之气”和紫薇大世界气机的不同,或许有着更深刻的认识。
但是他容身的这座琉璃天,却猛地剧烈颤抖,宛若一只大水泡一样翻滚流动。不数息之后,犹如巨蚌吐珠,将归无咎“吐”了出去。
身如青虹一闪,琉璃天界环中、各自小界之内,明显望见有六七人都是一愕。
归无咎淡然一笑,冲着那界环微一拱手,旋即便翩然而去。
以他今日之遁速,重返越衡宗山门,也并未用去多久时间。
但是他遁速虽快,界环中九位上真传递讯息的速度却更快。
万族之劫
待得旬日之后,归无咎落在越衡门户之前时,本门三位真君、幽寰宗薛掌门、海真君、盈法宗元鹰掌门等人已然等候于此。
自然还有东方晚晴和阴阳道主二位道境存在。
宁真君、南宫掌门望见归无咎之时,明显是一怔,神色间并未露出多少喜意。
他们一个恍惚,感悟归无咎气象。再加上归无咎破关如此之早,几乎以为他破境出了什么意外。但是一念过后,看归无咎自信从容的神貌,东方掌门等二人亦未有异动,这才放下心来,知晓是归无咎达到了他们所不能领悟的境地。
宁真君缓缓道:“归无咎,你终于还是剑锋所指,一去不回。一口气来到了这一步。”
南宫掌门道:“是否要召集四宗弟子,立一庆典,为你破境一贺?”
薛见迟击节道:“正当如此。”
归无咎微微一笑,道:“庆贺也未尝不可,只是未得其时也。”
望着诸真若有所思的眼神,归无咎淡淡言道:“云上绝巅遥相望,此身犹在半山中。”
诸真闻言,都是心中一动。
东方晚晴忽道:“你变强了。”
薛掌门、元鹰掌门等人闻言大为可怪。破境近道境,乃是实力增长最显著、堪称脱胎换骨的变化,此事理所当然。
东方掌门为何有此一说?
阴阳道主目力幽深,静言道:“东方道友所言,是自方才遇见归无咎之时开始,到她出言之时为止,归无咎又变强了。”
诸真心中一震。
念头一动,这才了解到归无咎方才所言并非泛泛虚指,感慨道途之中当砥砺奋进、不可停歇之意;而分明是实指——归无咎虽然出关,但依旧仿佛身在半山腰向山上攀登那般,去势不止。
薛见迟缓声问道:“到哪一步……需要多久?”
归无咎微一思索,道:“至多百载。若是一切顺利,当可以更快一些。”
在场诸位真君闻言,都有些恍惚。
宁中流神色最先一定,道:“你闭关破境的这一百二十八年,紫薇大世界中又是一番沧海桑田的剧变。且去灵光殿中相聚,我等将此中原委,为你述说一遍。”
余人一齐称是。
来到殿中,诸真前前后后,将百余年间大小人事变迁,细细说了一遍。
归无咎始终神色淡然,保持着静听的姿态。
因为诸真所言最主要的部分,“左一”于三生阴阳洞天立下门户、和当世道境大能连翻激斗一事,他早已知之——严格来说,是亲身目睹。
而他尤为关注的,是九宗内部和紫薇大世界各地萌生的“独立”“唯我”之念的萌芽。这充分说明一切都不是偶然,布局之人对打破紫薇大世界“两仪之象”的战略目标,有着清晰的认识。
诸真见归无咎得闻如此之多冲击力极强的讯息,依旧淡定自若。心中稍感意外的同时,也平白多出一点信心。
阴阳道主忽道:“有一件事,我也是方才参透,尚未来得及告知诸位。此事,恰好也与归无咎你息息相关。对于局面的影响,或不在‘左一’之下。”
归无咎道:“敢问究竟。”
阴阳道主缓声言道:“当天八祭大巫第二个出手,和左一一战。其后未久,他便破境飞升而去了。”
归无咎点头。
这一件事,方才已经说过了。
阴阳道主语意轻微,透露着一丝飘忽:“你成就道境虽快,但还有一人或许破境速度不亚于你,甚至将来数十年内,或能抢先你一步而公成道。”
归无咎念头一动,道:“道主是说御孤乘快速破境,接替八祭大巫之位?”
阴阳道主点头道:“正是。”
东方晚晴目光和阴阳道主一碰,意含问询之色。
人气漫画家×抑郁症漫画家
其实在当时,八祭大巫动用了毕生只得使用一次的秘法,和左一完成“交易”之后,她便有一个合理的猜测——八祭大巫大约是要破境而去了。
巫道对于生机盛衰的推演极为了得,看穿了“左一”那复生之法的奥秘。以助其变强为条件,所得之物极有可能是“唯我大乘经”。当然,得到此物必然有附加条件,至少不能对左一及他所立之宗门不利。
《唯我大乘经》的效用看似逆天,但其实也只是在如今这一代天才鼎盛的非常之时才能发挥作用;对于根基层次不高之人来说,此物一钱不值。
在以前圆满境亦不能代代不绝、圆满之上更是一个也无的时代,纵然《唯我大乘经》现世,只怕也只会被人当成二三流的功法。
八祭大巫若是交换得此物,唯一受益之人,便是御孤乘。
当是东方晚晴便和阴阳道主有过讨论,是否八祭大巫即将离去,巫道正位空虚,所以意图通过此法将御孤乘的修为提升上来?以御孤乘圆满之上且窥见真流的精湛境界,只需完成七祭,功行便不在今日八祭大巫之下。
但阴阳道主却否定了这一看法。
然而时至今日,阴阳道主却否定了自己的看法。

Categories
仙俠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