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俐閲讀

人氣小說 古穿今:玄學大佬爆紅娛樂圈 起點-第九十九章 景爺爺熱推

古穿今:玄學大佬爆紅娛樂圈
小說推薦古穿今:玄學大佬爆紅娛樂圈古穿今:玄学大佬爆红娱乐圈
景伏朔眼神有点受宠若惊的模样,但是安妍却笑得很自然,景伏朔笑着道:“好。”
青春期的大烦恼
全能邪才 石头会发光
吃完饭后,安妍去检查了一下景老太太的血脉流通的情况,同时房间里面没发现什么异常,然后就走出了卧室。
白天的时候,治疗过程中出现的那个鬼魂身穿寿衣,那应该是寿终正寝的,所以应该不是无主的孤魂野鬼,所以安妍开始有个怀疑,她想去找景伏朔,证实一下自己的猜想。
等她找到景伏朔的时候,景伏朔坐在后院花园的长椅上,身边散落着好几个烟头。
安妍走过去:“你怎么了?”
“没事。”景伏朔恍然抬头,笑了一声:“随便抽几根,有点烦。”
安妍知道景伏朔的压力很大,但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安慰他,就坐在他身边,跟他说说景老太太的情况:“我刚去查看了一下……”
“除了我们家的事情,你就没有点别的事情要跟我说吗?”景伏朔突然打断她的话,让她瞬间有点奇怪。
“什么?”
安妍刚说出口,景伏朔就把烟头扔在地上,然后突然朝安妍伸出手,将安妍拽到自己身边,两人靠的极近,安妍甚至能感受到景伏朔的心跳。
不是聞人 小說
谁也不知道是谁先靠近了谁,是谁先碰到了谁,两唇相接的那一刻,两人都好像一起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安妍感觉到了景伏朔的烟味儿,有点苦,有点涩,但是她心里却像是甜的。
吻完之后,安妍有点迷然的睁开眼,对上景伏朔的目光,活了一千多年,这会儿居然有点丢盔弃甲的狼狈感。
“怎么了?”景伏朔满意极了,此时就像是一头终于捕获到自己心仪已久的猎物一般,看着安妍的眼神都变了。
安妍不知道该说什么,但还好景伏朔也不逼她,小心翼翼地把她抱在怀里。
“难道我们不是朋友吗?”隔了一会儿,安妍忽然说道。
景伏朔笑出声:“我早就没把你当朋友了,本来想着今天中午的时候在宴会上直接表白的。”
“但是忽然出事了对吗?”安妍接过话茬,忽然觉得有点搞笑。
“嗯,”景伏朔有点庆幸的道:“还好你没拒绝,不然我肯定要丢死人了。”
“谁说我没拒绝,我这不是还没答应呢吗?”安妍忽然从景伏朔怀里起来,憋着笑一脸调侃的看着他。
景伏朔先是下意识的一愣,然后瞬间缓过来,笑着将她直接拉到自己怀里,用力的抱着她:“你敢开我的玩笑!”
景伏朔的力气很大,安妍一会儿就求饶了。
两人闹着,却没看见楼上一直有个人在窗户边上看着他们。
“唉,真像我们当初谈恋爱的样子呀,是不是,老头子。”景老太太欣慰的道。
一个穿着寿衣的老头子走过来,虽然是一道虚影,却满脸都是笑意:“孩子们长大了,也该谈恋爱了。”
此时,屋内的门被打开,看见一脸笑意站在窗户边上看着外面后花园的景老太太,管家齐叔手里端着的一盆水都直接洒在了地上。
“老夫人!您醒啦!”齐叔惊讶的大叫道。
景老太太被吓了一跳,转过身吐了口气:“吓死我了,老齐,你开门怎么没声音!”
齐叔的声音很大,让别墅里很多忙碌中的人都听到了,连忙就去找在后院的景伏朔和安妍。
安妍和景伏朔听到佣人的话,立刻跑上楼,看见已经醒过来而且气色恢复如初的景老太太,安妍心里瞬间松了口气。
心里的大石头终究是可以放下了。
“奶奶,你身体感觉怎么样?”景伏朔激动又紧张。
景老太太看见两人还没松开的握着的手,就好像没听到景伏朔说的话,脸上已经笑开了花儿:“哎呀,妍妍呐,终于在一起了,快过来给奶奶亲亲。”
安妍走过去,看着景老太太满脸欣慰,她心里也高兴。
“奶奶临死前能看到你和小朔在一起呀,心里真是高兴,奶奶我也算是能够安心的走了。”景老太太道。
景伏朔蹲在景老太太面前:“奶奶,您一定长命百岁的。”
恶女惊华 小说
景老太太笑着道:“傻小子,奶奶要活那么久干什么,只要你们过得好,奶奶即使现在闭上眼睛也高兴呀。”
安妍脸上红通通的,毕竟一千多年都没有谈过恋爱,但是刚来人界才多久就直接被景伏朔给收拾住了,难免有点不习惯。
但是此时,她却感觉到一股阴风,就是白天她施针的时候她感觉到的那个阴魂,似乎已经在这个房间里面。
安妍站起身,让齐叔把聚集在门口的佣人们都带出去,然后把门关上。
“出来吧,这位老人家。”安妍道。
景伏朔奇怪的看着她,下一刻,一股阴风在房间里吹起来,随即一个虚影从阳台上出现,慢慢的走过来。
赤月 小說
安妍手一挥,一道灵符直接凭空飞了过去,打在了那个魂体身上,然后魂体渐渐的变成实质。
景伏朔先是一愣,随即有明显的往后退的一个举动,看起来是很惊讶,好几秒之后他才反应过来轻轻的叫了一声:“爷爷。”
心底的那点恐惧瞬间变成狂喜。
安妍心想果然没猜错,还真是景伏朔的爷爷。
下一刻,景伏朔就要上前去抱住景老爷子,但是却被安妍一把拦住:“阴魂和生人不能靠太近,阴魂和人都会受到影响。”景伏朔这样忍住,才没有立刻上前。
景爷爷慈祥的看着他们。
景爷爷没想到还能让自己的孙子再看到自己,安妍对他说:“看奶奶身上的阴气环绕,爷爷应该已经在奶奶身边有几天了。”
“对,好几天前我就来了,我在地下知道你奶奶命数将近,所以来接她。”景爷爷看着景伏朔:“小朔呀,你这些年不容易,爷爷都知道的。”
“没有,我……”景伏朔忍住即将涌出的眼泪,其实在他小时候的时候就是爷爷奶奶最疼他,只是现在他刚刚长大,爷爷奶奶都陆续要离他而去了。

Categories
現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