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俐閲讀

都市小說 旅行青蛙:開局帶回金光咒 txt-第一百一十二章 失竊,羅生門鑒賞

旅行青蛙:開局帶回金光咒
小說推薦旅行青蛙:開局帶回金光咒旅行青蛙:开局带回金光咒
李默没有想到,这女人竟然还真敢把剑刺出去。
他原本还以为双方最多是口角,在炼丹室中的这一场争斗也只不过是打打闹闹而已。
却不曾想,此时面对着萧兮梦那毫无防备的后背,她竟然还真会拔剑刺出。
要知道,这一剑下去,那对方的性命可就真的堪忧了,保不齐也会落个重伤的下场。
她们本是同学一场,而今却闹了个你死我活的处境。
先前萧兮梦的攻势还都是收着力的,如今这易青空却是抓着她的弱点,就要下死手!
即便李默与萧兮梦才刚认识不到两分钟,对她也没什么好感,但是,他也绝不愿意看到对方被这么卑鄙的手段给偷袭。
砰!
仅在这一瞬之间,金光咒的能量顺着他体内的丹田涌出,随之覆盖在了青索剑之上。
这还没完,旋即他的脚下也展开了雪花样符文,正是破坏杀系列武技的起手式。
下一秒,他的速度飙升到了极点。
最终,竟真的在萧兮梦被刺中的前一刻,拦下了这把剑!
“都给我,停手啊!”
他的忍耐达到了极限,说句老实话,他今天之所以会遇到这种事,还真属于是飞来横祸。
本来他只是想加个社团消遣一番,顺便学习个副业新技能什么的。
却不曾想,这刚一来到炼丹室的门口,就遇到了这档子事。
两个社团打群架?
完了还要打个你死我活的?
误入官场
最重要的是,还把他本人给卷入到了事件的旋涡中心!
遇到这种事,他哪儿还能忍?!
只见他脚下的破坏杀咒式仍是不停,见易青空还想回身来刺,便径直窜起一脚,硬是将她踢得向后倒退了数步有余。
能单挑地煞队五人的功法,用在此时此刻,虽说不能完全压制住她,但占据片刻的上风还是可以的。
眼见双方在这一脚之后,渐渐拉开了一些距离,先前那名叫“小白”的男子这才又站了出来,径直拦在了两拨人当中。
他面对着萧兮梦,把刚才的那句话又重复了一遍:“社长,那盒三品丹药我就不要了,咱们别和他们一般见识了还不成吗?”
“不成!”
我 是 神
不等萧兮梦答话,从炼器社的人群中便猛地跳出来一个黄毛男人。
他一手指着小白,冷眼凝视着炼丹社的众人道:“是他之前污蔑我偷了他的东西,这才有了现在的事儿。你们还想说算就算了?”
显然,他看样子颇有一副得理不饶人的姿态。
但,这两人相继说出的话,却是让李默三人听得懵圈了。
毕竟他们仨是后来的,来的时候双方就已经打成一团了。
因此,自然也不晓得这番争斗的缘由。
卧巢 小说
说到底,还真是被莫名其妙地卷入到了其中……
“童童,这到底是咋回事啊?”
东方义拉着李默和欧阳樱朝后退去,同时找了个自己在炼丹社里的熟人问道。
“害,是这样,就在你入社之后不久,小白突然过来和我们说,他不久前炼制的一盒三品丹药失踪了,怀疑就是炼器社的黄毛偷的。
当时萧社长大怒,毕竟她和隔壁的易社长早就结下梁子了,现在又听说隔壁家的人偷了咱的东西,哪儿还能忍?于是就把黄毛抓来我们这边了。
但是,小白他也拿不出证据来证明是黄毛偷的,于是萧社长和易社长她们就吵起来了。
吵着吵着,就成这样了……”
童童摊着手,一副很无奈的样子。
得知了事情的大致经过以后,李默等人也颇感无奈。
这倒不是因为他觉得失窃这件事没什么,相反,他是格外厌恶盗窃这种行为的。
尤其是前段时间亲身经历了雪山冰凤被盗的事件以后,他对于偷窃这种事的恨意更是有增无减!
据童童所说,这盒三品丹药是小白好不容易才炼制出来的,其中消耗的原核数量就已经是天价了。
【不可视汉化】 (C94) 理髪店の美人人妻ソープ嬢が出会い系売春にも手を出した件 (ガールズ&パンツァー)
这要是拿到拍卖会上,更是有价无市的存在!
重要物品失踪后的那股绝望感,李默直到现在也依然刻骨铭心!
但是,即便如此,他也知道自己不能平白无故地冤枉其他人。
毕竟她们炼丹社目前确实拿不出证据来证明就是黄毛偷窃的那盒丹药,因此,双方才各执一词,僵持不下。
“之前污蔑我的人是你,现在你还想说算就算了?!社长,你可得为我作主啊!”
黄毛说着,又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易青空。
显然,拱火的意味十足了。
其实世界上还真就有这么一群“唯恐天下不乱”的人。
就好像别人打得越激烈,他就越高兴一样。
按道理来说,双方都打成这副样子了,都已经把炼丹室打得一片狼藉了,理应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可他,却还是不依不饶的。
“贱人,是你们先污蔑我的人的,但是你们又拿不出证据来,说说吧,这事儿到底要怎么着?”
易青空把剑刺进炼丹室的地面中,冷眼凝视着萧兮梦与小白。
陛下在上奉命龙阳
显然,她也是打得有些累了,并没有受到黄毛的怂恿,要再和萧兮梦继续打下去。
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就打算放过她们了,虽说手上不动了,但嘴上依旧是不依不饶的。
“小白,到底是不是他干的?”
萧兮梦的眉头紧蹙了起来。指了指黄毛,又将目光移向了身边的小白。
此时的她也有些动摇了,如果真是自己的人污蔑了黄毛的话,那么她这个做大姐的,脸上还真是挂不住。
更何况,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我……我觉得就是他。”
小白此时都快要哭出来了,手指也在哆嗦着。
“早上只有他和我擦肩而过的时候撞了我一下,后来我就发现口袋里的药盒不见了……”
他嗫嚅着道,望着萧兮梦的眼中也泛起了泪花。
“去你大爷的,不就和你撞了一下吗?这你就怀疑上我了?”
黄毛骂骂咧咧着,顺势把自己的上衣和裤子口袋全数翻了出来。
果不其然,里头都是空空荡荡的一片。
“贱人,你们还有什么话说?!”

Categories
都市小說